这是广告

以高度的制度自觉与制度自信走好新时代网上群众路线

点击图片进入征文专题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为深入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制度创新和制度自信提出了纲领性指导思想。针对互联网时代中国共产党的群众工作所面临的新特点和新挑战,《决定》提出“创新互联网时代群众工作机制”,科学地回答了“我们的任务是过河,但是没有桥或没有船就不能过”的“时代之问”,彰显出我们党走好新时代群众路线高度的制度自觉和制度自信。所谓制度自觉和制度自信,是能以理性的批判反思精神看待、分析、比较制度自身与“他者”,懂得制度本身的历史方位及其优长劣短,进而形成的对于制度优势的发挥、自我完善及其发展潜力的乐观心态、坚定信念。制度自觉是基础,制度自信是结果。二者是走好新时代群众路线的共同原因和动力。

走好新时代群众路线的“桥或船”,是创新互联网时代群众工作机制。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顺应世界新科技浪潮,进入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的时代。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方式、工作内容和工作方法,因执政方位、社会环境、技术条件的改变而改变。但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不变。毛泽东在艰苦的革命战争年代在《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一文中指出的:“解决群众的穿衣问题,吃饭问题,住房问题,柴米油盐问题,疾病卫生问题,婚姻问题。总之,一切群众的实际生活问题,都是我们应当注意的问题。”转变成了当下的“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始终是中国共产党群众工作的价值目标。互联网时代,中国共产党应如何继续贯彻“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的群众路线?如何继续践行“一切为了人民群众,一切向人民群众负责,相信群众自己解放自己,向人民群众学习”等群众观点?简言之,如何把“与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和群众路线这一党的最大政治优势实现在互联网时代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当下中国共产党以高度的制度自觉和制度自信回答了这一“时代之问”。《决定》告诫全党,要“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完善党员、干部联系群众制度,创新互联网时代群众工作机制,始终做到为了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引领群众,深入群众、深入基层。”可见,中国共产党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和优秀传统,在互联网时代得以现代化网络化制度化的创新性转化。

走好新时代群众路线的制度自信,源于制度自觉。制度是具有根本性、全局性和稳定性的问题,它关系到一个民族、国家、政党、社会及其成员个体的前途和命运。美国制度经济学者道格拉斯?C?诺思就曾指出:“制度在社会中的主要作用,是通过建立一个人们互动的稳定(但不一定是有效的)结构来减少不确定性。” 制度好可以防止和减少坏人做坏事;而制度不好,则可能使好人无法做好事,甚或导致好人也变成坏人。正因为如此,树立高度的制度自觉,对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就显得尤为重要。那么,何为制度自觉呢?首先,要有对制度重要性及其优劣和问题存在的重视意识;其次,在对自身是否具有完备性和匹配性的反思和检视基础上,寻求“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以实现制度创新和制度完善。唯有以制度自觉为前提,通过长期的制度完善和实践检验,既用好制度存量,又善于在制度革新中创造制度增量,不断把制度优势的潜能激发和转化为治理效能,才能树立起坚定的制度自信。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以马克思主义之历史唯物主义的群众史观为指导,遵循马克思、恩格斯“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列宁“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的价值取向,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党的根本宗旨,在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历史进程中不断探索党的群众工作方法和制度。一定程度上,我国由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构成的制度体系,就是马克思主义群众立场、群众观点和群众方法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制度自觉及其发展成果。自觉,不是一蹴而就的。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如是说:“文化自觉是一个艰巨的过程”。作为广义上的文化的重要层面的制度文化,依然如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群众工作的制度化建设,也是一个艰巨的、长期的、历史的自觉过程。

这是广告

相关文章

这是广告

必填

必填

这是广告